加入收藏 | 繁體中文

当前位置: > 学习园地学习园地

学问中国与王朝中国

发布日期:2014-5-10 22:25:56 来源:新华网 浏览次数:

 中国历史上有两个中国,一个是二十五史里的中国,叫做王朝中国。一个是贯穿了所有王朝的中国,叫做学问中国。

 
所有王朝都在兴亡交替中,短则数十年,长则数百年,难逃一亡,唯有学问中国越千年,历百世,还在发展,凝然而成学问的江山。
 
江山自然生成,人居其中,文而化之,渐成国土。王朝赫赫,为历史表象;江山默默,乃历史母体。
 
表象易逝,王朝只是命运的一出戏,帝王将相跑龙套,跑完了就要下台去,天命如此,他们不过刍狗。改朝换代,但江山不改。
 
“秦时明月汉时关”,秦汉两朝已去,可关山依旧,明月依然。这关山,就是学问的江山!学问的江山,承载着历史,承担了未来。
 
读中国历史,要把历史放到江山中读,要用诗性的眼光读,不要用“资治”的眼光读,以诗性之眼,能读取学问的江山,用“资治”的眼光,只能围绕王朝打转,把历史读成阴谋诡计和打来打去。
 
“春风又绿江南岸,明月何时照我还”,王安石用了诗性的眼读取江南,诗中有“我”,“我”在选择,放下王朝,怀抱江南的江山。陈寅恪“以诗证史”,一部《柳如是别传》,展示了一座学问的江山,一个具有“独立之精神,自由之思想”的人物江南。
 
诗性的眼光,本身就含有“独立之精神,自由之思想”,以之观史,使王朝中国黯然无光,而学问中国则大放光芒。盛唐气象并非那些帝王将相,而是唐诗的江山。试问有唐一代,有多少帝王?翻一下二十五史里的《唐书》就知道了。他们从字里行间,列队而出,除了李世民、武则天,大家还认识谁?还有一位李隆基,大家知道他,是因为杨贵妃,一首《长恨歌》便盖过了他的本纪。他是王朝的太阳,光芒万丈,可在《长恨歌》里,美是太阳,集中在杨贵妃身上,留一点落日余晖,让他来分享。
 
学问的江山里,没有统治者的位置,要坐学问的江山,帝王也要写诗。然而,诗并不特别钟情于帝王。据说,乾隆皇帝爱写诗,一生写了四万多首,他一个人就赶上了《全唐诗》,可有哪一首诗能流传至今?大鱼大肉的四万多首诗,还抵不过李白清清淡淡的一篇。月光下,摇篮旁,母亲在吟唱:“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。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。”唱了一千多年,至今还在唱,那一缕缕诗性的光芒,照亮了婴儿的脸庞,温暖了孩子们的心房,学问中国的公民们在诗中成长,大家看到了希翼。 
 
历来写史,都以王朝为本,以帝王为中心,写的都是王朝史,即使以农民起义和农民战争为主线,写来写去,也都是改朝换代和开国皇帝的故事。那根线,还捏在王权的手心里,被王朝史观牵引着,进入中国历史。
 
中国历史上,以人民与革命来“反封建”,反了千年,反掉了多少个王朝,也反不掉王权,反不出王朝中国和王朝史观,反来的只是王朝重建。
 
    学问中国不是王朝中国的另一面,也不是王朝中国政治学问的展示。它的存在,无需以王朝中国为前提,它独立于王朝中国,它有着王朝中国难以覆盖的更广大的学问空间,有着历代王朝无法遮蔽的历史连绵。以自然形态言之,它为“江山”;以社会形态言之,它是“民间”;以学问形态言之,它叫“历史”。
 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