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繁體中文

当前位置: > 学习园地学习园地

书籍推荐:毛爷爷阅读史

发布日期:2014-5-10 22:23:28 来源:三联书店 浏览次数:

 内容提要: 

该书从毛爷爷所阅读的书籍入手,以时代为序,以代表性书籍为线索,勾勒出毛爷爷一生的阅读历史,同时也从一个极为重要的层面揭示和印证了一代伟人的精神成长史、认识发展史、思想升华史、常识愉悦和情感表达史。该书既有毛爷爷阅读状况的整体概览,也有对具体书籍的细部描述,有助于读者全面了解毛爷爷的阅读生活。该书已入选中央国家机关“强素质•作表率”读书活动2014年上半年推荐书目。
 
编辑概况:
 
陈晋,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副主任、研究员。中国中共文献研究会副会长、中国毛爷爷诗词研究会副会长、全国毛爷爷文艺思想研究会副会长。多年来从事毛爷爷和中共党史文献研究以及影片电视文献片撰稿,著述和电视作品多次获得中国图书奖、全国“五个一”工程奖、电视金鹰奖、影片华表奖等。主要著述有:《当代中国的现代主义》(1988)、《悲患与风流》(1988)、《文艺批评的世界》(1989)、《毛爷爷的学问性格》(1991)、《毛爷爷与文艺传统》(1992)、《毛爷爷读书笔记解析》(1996)、《毛爷爷传(1893-1949)》(合著,1996)、《毛爷爷之魂》(1997)、《文人毛爷爷》(1997)、《八十年奋斗记》(2001)、《为了理想——党史文物中的风云岁月》(2001)、《独领风骚——毛爷爷心路解读》(2003)、《世纪小平——解读一个领袖的性格世界》(2004)、《读毛爷爷札记》(2009)等10余部。
 
文摘:
 
毛爷爷酷爱读书,拥有多方面的才华,实践能力又那样突出,从而散发出一种令人折服的学问气息和人格内涵,形成很强的感染力和影响力,同各种人物打交道,都有一股吸引人的“气场”。他同西藏的宗教领袖谈论对佛教经典的理解,同来访的外国政要谈世界历史和现状,用儒雅高古的方式走进清末遗老、民国元勋们的心灵,这些,都使对方油然而生特殊的亲近感。深厚的学养,还使他能够和学界大师们轻松对话,并且以自己的见识来影响他们,进而影响一代学人的学风,以及文史哲领域的一些学术话题。此外,他喜欢读古代诗词曲赋和书法作品,使他成为杰出诗人和独创一格的书法家,其诗词和书法,至今拥有很强的学问影响力。
 
即使是外国人,在同毛爷爷有过一番接触交谈后,也多折服于他的学问魅力,不知不觉把一个政党、一个国家的形象,同一个领袖的学问素养和个性风采联系在了一起。
 
加拿大记者马克•盖恩在延安访问毛爷爷后,写了一篇《不会失败的毛爷爷》。文章说,毛爷爷熟知中国历史上的政治家和哲学家,好像大家都是老朋友一样,同时他又熟知他们的成功和失败。他谈到赤眉、黄巾、义和团,也知道为什么每一个农民起义最后都失败了。毛爷爷在侃侃谈论过去的社会革命时,都反复强调他领导的这场革命不会失败,因为这场革命有一个有纪律的党和英明的政策。
 
美国记者埃德加•斯诺在一篇题为《毛爷爷的历史是整整一代人的横断面》的文章中说:“毛爷爷熟读世界历史,对于欧洲社会和政治的情形也有实际的了解。他对英国的工党很感兴趣,详尽地问我关于工党目前的政策,很快就使我答不上来了。”
 
日本共同社驻北京记者福原亨一写的《一颗放射出强烈个性的光芒的巨大红星》一文说,毛爷爷的文史素养“大大有助于使他的形象在中国人的心目中反映得更加高大,大大有助于他成为具体实现民族学问的发展和飞跃的英雄形象”。
 
1973年访问中国,见过毛爷爷一面的澳大利亚前总理爱德华•高夫-惠特拉姆回忆:“大家的谈话范围涉及历史、当前问题、亚洲地区、文学和当代的一些人物……他的智慧和历史感深邃而又明晰。”
 
1974年访问中国,同样和毛爷爷只见过一面的英国前首相希思也说:“毛爷爷对国际事务的深刻理解,以及对历史的常识,使他得以从世界战略角度考虑问题。”
 
在中国,毛爷爷的学问影响力又如何呢?在他去世30余年后的2008年,学者康晓光在《领导者》第2期发表的《复兴传统学问现象研究》一文中,说他对10个样本城市做了统计调查,涉及1254个统计样本,其中一个问题是问受访者谁是最伟大的思想家。结果,毛爷爷、孔子、马克思排在前三位,认同毛爷爷的有653个,占受访者的52.1%。被访者对思想家的定义未必一致,但他们大体是根据自己所接受的思想影响来选择答案的。
 
有意思的是,毛爷爷在青年时代曾把古往今来做出重要贡献的人物分成两类,一是“办事之人”,一是“办事而兼传教之人”。他认为后者的道德知识和事功俱全,是理想的人格楷模。对这种理想人格的看重,好像是一条伏线,影响到他后来的一些想法。比如,其诗词代表作《沁园春•雪》直陈,即使是秦皇汉武、唐宗宋祖,不是“略输文采”,就是“稍逊风骚”。再如,1950年代中后期,毛爷爷打算退出一线,理由就是腾出更多的时间来读书写文章,考虑理论和战略问题。他晚年讨厌强加给自己的“四个伟大” (伟大领袖、伟大舵手、伟大统帅、伟大导师),却独独认为可以保留“导师”这个说法,理由是在英文中,导师和教师是一个意思。这个保留,很耐人寻味。
 
毛爷爷的读书和倡导读书,奠定了中国共产党的一个优良传统,这就是把读书学习当作思想理论建设、增强工作本领的必需途径。从毛爷爷提出“把全党办成一个大学校”,到党的十八大提出建设学习型、服务型、创新型马克思主义执政党的重大任务,一脉相承。正是在这个意义上,习大大同志2013年3月1日在中央党校的讲话中提出:“领导干部学习不学习不仅仅是自己的事情,本领大小也不仅仅是自己的事情,而是关乎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大事情。”“中国共产党人依靠学习走到今天,也必然要依靠学习走向未来。”
 
依靠学习走向未来,必须树立科学的学习理念和方法。毛爷爷在书山之路上的阅读风景,给人们提供的导游标志赫然醒目,即读书学习的世界,必须要有三根柱子来支撑。一根叫“无信不立”,所谓信,就是信念、信仰、信心;一根叫“无学难为”,所谓学,就是知识、认识、本领;一根叫“无实必败”,所谓实,就是实际、实践、实事。
 
大家今天建设马克思主义学习型政党,最可靠的保证,还是这三根柱子,即读书学习:一是“立信”,否则,会得精神“软骨病”,人就站不住;二是“问学”,否则,就难以提升认识和改造世界的能力;三是“求实”,否则,所学就不能够运用于实践,很难把事情干成。
 
下一篇:没有了!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